用戶名:
密碼:
當前位置: 圖書頻道 > 青春校園 > 大喬小喬
  • 圖書信息:
大喬小喬

大喬小喬 收藏  北京宣傳文化引導基金資助項目

作者:張悅然

上架時間:2018-10-23

瀏覽量:

圖書狀態:選摘

出版社:作家出版社

出版公司:北京精典博維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
最新章節:

圖書介紹:

上瑜伽課前,許妍接到喬琳的電話。聽說她到北京來了,許妍有些驚訝,就約她晚上碰面。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,喬琳用哀求的聲音說,你現在在哪里,我能過去找你嗎?

她們兩年沒見面了。上次是姥姥去世的時候,許妍回了一趟泰安,帶走了一些小時候的東西。走的時候喬琳問,你是不是不打算再回來了?許妍說,你可以到北京來看我。喬琳問,我難過的時候能給你打電話嗎?當然,許妍說。喬琳總是在晚上打來電話,有時候哭很久。但她最近五個月沒有打過電話。

外面的天完全黑了,她們坐進車里。照明燈的光打在喬琳的側臉上,顴骨和嘴角有兩塊淤青。許妍問她想吃什么。她轉過頭來,沖著許妍露出微笑,辣一點的就行,我嘴里沒味兒。她坐直身體,把安全帶從肚子上拉起來,說能不系嗎,勒得難受。系著吧,許妍說,我剛會開,車還是借的。喬琳向前探了探身子,說開快一點吧,帶我兜兜風。

那段路很堵。車子好容易才挪了幾百米,停在一個路口。許妍轉過頭去問,爸媽什么時候走?喬琳說,明天一早。許妍問,你跟他們怎么說的?喬琳說,我說去找高中同學,他們才顧不上呢。許妍說,要是他們問起我,就說我出差了。喬琳點點頭,知道,我知道。

車子開入商場的地下車庫。許妍拉下手剎,告訴喬琳到了。喬琳靠在椅背上,說我都不想動彈了,這個座位還能加熱,真舒服啊。她閉著眼睛,好像要睡著了。許妍搖了搖她。她抓起許妍的手,放在自己的肚子上,低聲說,孩子,這是你的姨媽喬妍,來,認識一下。

在黑暗中,她的臉上露出微笑。許妍好像真的感覺到什么東西動了一下。像朵浪花,輕輕地撞在她的手心上。她把手抽了回來,對喬琳說,走吧。

許妍捂著肚子蹲在地上。明晃晃的太陽,那些人的腿在擺動,一個個翻越了橫桿。跳啊,快跳啊,有人沖著她喊。她用盡全身力氣站起來,橫桿在眼前,越來越近,有人一把拉住了她……她覺得自己是在車里,喬琳的聲音掠過頭頂,師傅,開快點。她感到安心,閉上了眼睛。

許妍已經忘記自己曾經姓喬了。其實這個姓一直用了十五年。辦身份證的時候,她改成了姥姥的姓。姥姥說,也許我明年就死了,你還得回去找你爸媽,要是那樣,你再改成姓喬吧。從她記事開始,姥姥就總說自己要死了,可她又活了很多年,直到許妍在北京上完大學。

許妍一出生,所有人聽到她的啼哭聲,都嚇壞了。應該是靜悄悄的才對,也不用洗,裝進小壇子,埋在郊外的山上。地方她爸爸已經選好了,和祖墳隔著一段距離,因為死嬰有怨氣,會影響風水。

懷孕七個月,他們給她媽媽做了引產。據說是注射一種有毒的藥水,穿過羊水打進胎兒的腦袋。可是醫生也許打偏了,或者打少了,她生下來是活的,而且哭得特別響。整個醫院的孩子加起來,也沒有她一個人聲大。姥姥說,自己是循著哭聲找到她的。手術室沒有人,她被擱在操作臺上。也許他們對毒藥水還抱有幻想,覺得晚一點會起作用,就省得往囟門上再打一針。

姥姥給了護士一些錢,用一張毯子把她裹走了。那是個晴朗的初夏夜晚,天上都是星星。姥姥一路小跑,沖進另一家醫院,看著醫生把她放進了暖箱。別哭了,你睡一會兒,我也睡一會兒,行嗎,姥姥說。她在監護室門外的椅子上,度過了許妍出生后的第一個夜晚。

許妍點了鴛鴦鍋,把辣的一面轉到喬琳面前。喬琳只吃了一點蘑菇,她的下巴腫得更厲害了,嘴角的淤青變紫了。

怎么就打起來了呢,許妍問。喬琳說,爸在計生辦的辦公樓里大吼大叫,保安趕他走,就扭在一塊了,不知道誰推了我一把,撞到了門上。許妍嘆了口氣,你們跑到北京來到底有什么用呢?喬琳說,我只是想來看看你。許妍問,那他們呢,你為什么就不勸一下?喬琳說,來北京一趟,他倆情緒能好點,在家里成天打,爸上回差點把房子點了。而且有個汪律師,對咱們的案子感興趣,還說幫著聯系“法律聚焦”欄目組,看看能不能做個采訪。許妍說,采訪做得還少嗎,有什么用?喬琳說,那個節目影響大,好幾個像咱們家這樣的案子,后來都解決了。許妍問,你也接受采訪嗎,挺著個大肚子,不覺得丟人嗎?喬琳垂著眼睛,抓起浸在血水里的羊肉撲通撲通扔進鍋里。

過了一會兒,喬琳小聲問,你在電視臺,能找到什么熟人幫著說句話嗎?許妍說,我連我們頻道的人都認不全,臺里最近在裁員,沒準明天我就失業了,她看著喬琳,是爸媽讓你來的吧?喬琳搖了搖頭,我真的只想來看看你。 

許妍沒說話。越過喬琳的肩膀,她又看到了過去很多年追趕著她的那個噩夢。上訪,討說法。爸爸那雙昆蟲標本般風干的眼睛,還有媽媽磨得越來越尖的嗓子。當然,許妍沒資格嫌棄他們,因為她才是他們的噩夢。

她爸爸喬建斌本來是個中學老師,因為超生被單位開除了。他覺得很冤,老婆王亞珍是上環后意外懷孕,有風濕性心臟病,好幾家醫院都不敢動手術,推來推去推到七個月,才被中心醫院接收。他們去找計生委,希望能恢復喬建斌的工作。計生委說,只要孩子活下來,超生的事實就成立。孩子是活了,可那不是他們讓她活的啊。夫妻倆開始上訪,找了各種人,送了不少禮,到頭來連點撫恤金也沒要到。

喬建斌的精神狀況越來越糟,喝了酒就砸東西,還傷到自己,必須得有人看著才行。雖然他嚷著回去上班,可是誰都看得出來,他已經是個廢人了。王亞珍的父母都是老中醫,自己也懂一點醫術,就找了個鋪面開了間診所。那是個低矮的二層樓,她在樓下看病,全家人住在樓上,這樣她能隨時看著喬建斌。喬琳是在那幢房子里長大的。許妍則一直跟著姥姥住。在她心里,喬琳和爸媽是一個完整的家庭,而她是多余的。喬建斌看見她,眼睛里就會有種悲涼的東西。她是他用工作換來的,不僅僅是工作,她毀了他的一切。王亞珍的臉色也不好看,總是有很多怨氣,她除了養家,還要忍受奶奶的刁難。奶奶覺得要不是她有心臟病,沒法順利流產,也不會變成這樣。每次她來,都會跟王亞珍吵起來。她走了以后,王亞珍又和喬建斌吵。這個家所有人都在互相怨恨。沒有人怨喬琳。她是合情合理的存在,而且總在化解其他人之間的恩怨。那些年她做得最多的事,就是勸架和安撫。她在爸媽面前夸許妍聰明懂事,又在許妍這里說爸媽多么惦記她。她一直希望許妍能搬回來住。可是上初中那年,許妍和喬建斌大吵了一架,從此再也沒有踏進過家門。

許妍騎著她那輛鳳凰牌自行車經過診所門前的石板路。喬琳從二樓的窗戶探出頭來,朝她招手。快點蹬,要遲到了,喬琳笑著說。許妍讀初中,她讀高中,高中離家比較近,所以她總是等看到了許妍才出發。有時候,她會在門口等她,塞給她一個洗干凈的蘋果。

許妍的手機響了。是沈皓明,他正和幾個朋友吃飯,讓她一會兒趕過去。許妍掛了電話。面前的火鍋沸騰了,羊肉在紅湯里翻滾,油星濺在喬琳的手背上。但她毫無知覺,專心地擺弄著碟子里的蘑菇,把它們從一邊運到另一邊,一片一片挨著擺好。她耐心地調整著位置,讓它們不要壓到彼此。然后她放下筷子,又露出那種空空的微笑,說剛才是你男朋友嗎?許妍嗯了一聲。喬琳說,你還沒跟我說過呢。你什么都不跟我說,從小就這樣。他是干什么的?許妍說,公司上班的白領。喬琳又問,對你好嗎?許妍說,還行吧,你到底還吃嗎?喬琳說,有個人讓你惦記著,那種感覺很好吧?

餐廳外面是個熱鬧的商場。賣冰淇淋的柜臺前圍著幾個高中女生。許妍問,想吃嗎?喬琳摸了摸肚子,好像在詢問意見。她趴在冰柜前,逐個看著那些冰淇淋桶。覆盆子是種水果嗎,她問,你說我要覆盆子的好,還是堅果的好呢?那就都要,許妍說。我不要紙杯,我想要蛋筒,喬琳笑著告訴柜臺里的女孩。

那是九月的一個早晨,許妍升入高中的第一天。喬琳撐著傘,站在校門口。見到她就笑著走上來,你怎么不把雨衣的帽子戴上,頭發都濕了。她伸出手,撩了一下許妍前額的頭發說,真好,咱們在一個學校了,以后每天都能見到。放學以后別走,我帶你去吃冰淇淋,香芋味的。

路過童裝店,喬琳的腳步慢下來。許妍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,亮晶晶的櫥窗里,懸掛著一件白色連衣裙。發光的塔夫綢,胸前有很多刺繡的藍粉色小花,鑲嵌著珍珠,裙擺捏著細小的荷葉邊。喬琳把臉貼在玻璃上,說小姑娘的衣服真好看啊。許妍問,你希望是男孩還是女孩?男孩吧,喬琳說,如果是男孩,說不定林濤家里能改變主意。許妍問,他后來又跟你聯系過嗎?喬琳搖了搖頭。

汽車駛出地下車庫。商業街燈火通明,櫥窗里掛著紅色圣誕襪和花花綠綠的禮物盒。街邊的樹上纏了很多冰藍色的串燈。廣告燈箱里的男明星在微笑,露出白晃晃的牙齒。喬琳指著他問,你覺得他長得像于一鳴嗎?許妍問,你這次來聯系他了嗎?喬琳說,我沒有他的手機號碼了。許妍沉默了一會兒,說快到了,我給你訂了個酒店,離我家不遠。喬琳點點頭,雙手抓著肚子上的安全帶。

于一鳴走過來,坐在了她和喬琳的對面。他T恤外面的襯衫敞著,兜進來很多雨的氣味。空氣濕漉漉的,外面的天快黑了。于一鳴抹了一把臉上的水,沖她們笑了。他的下巴上有個好看的小窩。

到了酒店門口,喬琳忽然不肯下車。她小心翼翼地蜷縮起身體,好像生怕會把車里的東西弄臟。許妍問,到底怎么了?喬琳用很小的聲音說,別讓我一個人睡旅館好嗎,我想跟你一起睡……她抬起發紅的眼睛,說求你了,好嗎?

車子開回到大路上。喬琳仍舊蜷縮著身體,不時轉過頭來看看許妍。她小聲問,旅館的房間還能退嗎,他們會罰錢嗎?許妍說,我只是覺得住旅館挺舒服的,早上還有早餐。喬琳說,我知道,我知道,對不起。

車窗起霧了,喬琳用手抹了幾下,望著外面的霓虹燈,用很小的聲音念出廣告牌上的字。直到車子開上高架橋,周圍黑了下去。她靠在座椅上,拍了拍肚子,說小家伙,以后你到北京來找姨媽好不好?許妍沒有說話,她望著前方,擋風玻璃上也起霧了,被近光燈照亮的一小段路,蒼白而昏暗。

喬琳盯著于一鳴,說你的發型真難看。于一鳴說,我知道你剪得好,可我回去兩個月不能不剪頭啊。喬琳攬了一下許妍說,來,認識一下,這是我妹妹,親妹妹。于一鳴對喬琳說,走吧,該回去上晚自習了。喬琳說,你先去,我跟我妹妹坐一會兒,好久沒見她了。于一鳴說,咱倆也好久沒見了,說好去濟南找我也沒有去。喬琳笑了,明年暑假吧,我跟我妹妹一起去。于一鳴走了。許妍說,別跟人說我是你妹妹行嗎,非得讓所有人都知道家里超生的事嗎?喬琳垂下眼睛,說知道了。許妍問,你們在談戀愛?喬琳說沒有。許妍說,別騙我了。喬琳說,真的,他來泰安借讀,高考完了就走了。許妍說,你也可以走啊。

喬琳笑了一下,沒說話。


章節列表:
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
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湖南体彩赛车频道